搜索

【后台管理入口】丨分享到:

【各省社科联网站】

友情链接:

【市州社科联网站】

【省级学会(协会、研究会)】

版权所有:贵州省社会科学学界联合会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省府路5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西安 黔ICP备05001426号

北京市社科联上海市社科联天津市社科联 丨 黑龙江省社科联 丨 吉林省社科联辽宁省社科联 丨 内蒙古社科联 丨 河北省社科联   更多>>

>
>
改革开放对社会主义社会发展动力理论的新贡献

资讯详情

改革开放对社会主义社会发展动力理论的新贡献

分类:
社科研究
作者:
来源:
2010/11/25 10:18
浏览量
【摘要】:
改革开放对社会主义社会发展动力理论的新贡献贵州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中心省社科联基地    在马克思恩格斯论及历史发展动力的论著中,我们常见到“原动力”、“直接动力”和“合力”等概念。所谓“原动力”,也称“最后动力”,是指“现实的人”及其经济生产或经济运动。而“直接动力”则是从政治上层建筑(包括国家政权、政党、阶级斗争)、思想文化等对于经济生产或经济运动的反作用的角度提出来的,并且把“直接动力

改革开放对社会主义社会发展动力理论的新贡献

贵州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中心省社科联基地  

  在马克思恩格斯论及历史发展动力的论著中,我们常见到“原动力”、“直接动力”和“合力”等概念。所谓“原动力”,也称“最后动力”,是指“现实的人”及其经济生产或经济运动。而“直接动力”则是从政治上层建筑(包括国家政权、政党、阶级斗争)、思想文化等对于经济生产或经济运动的反作用的角度提出来的,并且把“直接动力”的作用比喻为推动历史前进的“杠杆”或“助产婆”。既然有“原动力”、“直接动力”,而这些“动力”又涉及社会各领域的方方面面,因而推动历史前进的是各种力量形成的“合力”共同作用的结果。“这样就有无数互相交错的力量,有无数个力的平行四边形,由此就产生出一个合力”。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发展动力理论,为我们探究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动力问题提供了方法论的指导原则。

  (一)

  改革开放以来,邓小平和我们党对原动力理论的原创性贡献,就在于把“现实的人”及其经济生产的方法论原则与我国社会主义新时期新阶段紧密结合起来,提出一系列崭新的理论观点,并进行制度创新,使之深深扎根于我国的社会主义土壤之中。

  第一,经过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的拨乱反正,不仅恢复了“原动力”理论在社会主义社会“应有的权威”,而且为“原动力”理论增添了新的时代内容,先后提出了一系列新的理论观点。例如:关于把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实现现代化是中国最大的政治的观点;关于社会主义首先要发展生产力的观点;关于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是发展生产力的观点;关于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观点;关于“发展才是硬道理”的观点;关于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的观点;关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依靠工人、农民、知识分子的观点;关于要“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观点;关于培育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社会主义新人,提高整个中华民族的思想道德和科学文化素质的观点;关于现阶段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的观点;关于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观点;关于和平与发展是当代世界的两大主题的观点;等等。

  第二,邓小平和我们党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论和社会主义本质论,把社会主义社会“原动力”理论推进到制度创新的历史阶段,拓展了马克思主义“原动力”理论的内涵和外延。

  邓小平的社会主义本质论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真正把什么是社会主义和怎样建设社会主义有机地结合起来,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创新提供了理论支柱。在这些理论支柱及与此紧密相连的“初级阶段论”、“根本任务论”、“三个有利于”标准等理论指导下,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在改革开放中所进行的制度创新,既包括经济体制创新,也包括政治体制、教育科学文化体制和社会保障体制创新,极大地“解放”和“发展”了生产力,为以人为核心的生产力体系的充分发展建立了与现实基础相适应的具体体制。由此我们应当为马克思主义的“原动力”理论增添一个新的结论,即推动社会“原动力”发展的“动力”=先进的理论+与先进理论相配套又与现实基础相适应的经济政治文化体制。这就是说,先进的理论及其社会技术形态——与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相适应的经济政治文化体制原本属于“原动力”范畴,具有“原动力”功能,而且还是推动“原动力”“现实的人”及其经济生产的“动力”。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们只把全国农村的经济体制稍加调整,就把窒息于原来体制下亿万农民的积极性一下子调动起来了,这就是最好的例证。而这个“调整”,既包涵先进理论的指导——改革开放;又包涵与先进理论相配套的社会技术——经济政治体制创新。

  (二)

  邓小平和我们党对唯物史观“直接动力”理论的重大贡献,就是找到了撬动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杠杆”——改革开放,并创立了社会主义改革开放的理论体系。

  社会主义制度确立以来70多年的实践表明,在社会主义制度确立并经过一定时空发展之后,我们所建立起来的生产关系、政治上层建筑、意识形态等方面的许多具体体制,都有可能成为“现实的人”及其经济生产的“桎梏”而阻碍社会主义社会前进。然而,阶级斗争这个历史上的“杠杆”并不适用于社会主义社会。那么,究竟有什么方法或“武器”才能打破社会主义社会内部的桎梏呢?这个方法或“武器”就是改革开放。

  首先,邓小平提出“改革是中国的第二次革命。”这是邓小平和我们党对我国社会主义条件下改革的性质、地位、意义的定位。从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到1992年的南方谈话,邓小平反反复复地讲了社会主义改革开放问题。早在1978年10月,他就强调,我们的改革是全面的改革,是一场新的革命。“这场革命既要大幅度地改变目前落后的生产力,就必然要多方面地改变生产关系,改变上层建筑,改变工农业企业的管理方式和国家对工农业企业的管理方式,使之适应于现代化大经济的需要。”在1992年的南巡谈话中,他还把我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条件下的改革的性质和任务进行了比较。指出:“革命是解放生产力,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

  其次,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是很大的试验。”并强调“我们最大的试验是经济体制的改革。……这是要冒很大风险的。”因此,他告诫全党同志在改革开放中要有“闯劲”和“冒”的精神。为加快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试验”步伐,使我们的改革开放跳出姓“社”姓“资”的唯心史观“围城”,邓小平创造性地提出了判断改革和各方面工作是非得失的“三个有利于”标准,即“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从而为党的十四大把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作为改革发展的目标奠定了理论基础。在这些理论的指导下,我们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大改革大开放中,成功地实现了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到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从封闭半封闭到全方位开放的伟大历史转折,极大地调动了亿万人民群众的积极性。

  再次,从改革开放之初到进入新世纪新阶段以来,我们党始终以改革的精神建设“撬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杠杆”的杠杆——中国共产党及其自身建设。马克思主义历史动力理论认为,国家、政党、政治上层建筑等等都属于“直接动力”范畴。而且,近代中国历史证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自身建设始终是“撬动”中国发展“杠杆”的杠杆。为了加强我们党的自身建设,改革开放30年来,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不断丰富和发展党的建设思想,使之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历史“直接动力”理论不可或缺的内容,为新世纪新阶段党的建设奠定了理论基础。

  (三)

  邓小平和我们党对社会主义社会发展“合力”理论的原创性贡献也是多方面的。

  首先,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充分体现了我国现阶段社会发展的“原动力”、“直接动力”和“合力”及其方法论原则。一是体现在基本路线的丰富内涵里。从“领导和团结全国各族人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艰苦奋斗自力更生”、再到“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充分蕴涵了“现实的人”及其经济生产的“原动力”或“最终动力”,蕴涵了经济、政治、文化体制改革和精神力量对“实现的人”及其经济生产的“直接动力”,蕴涵了推动社会主义社会前进的国内外和改革发展稳定若干个平行四边形的“合力”。二是体现在基本路线的功能上。党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集中体现,它的功能在于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与亿万中国人民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连接起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之所以能够发挥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强大功能,就在于我们党制定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这是连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与亿万人民实践的纽带。这个纽带“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

  其次,提出了正确认识和处理改革、发展、稳定三者关系的理论,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内容,是保证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顺利发展的全局性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解决了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内在合力”问题。这个理论强调必须把改革的力度、发展的速度和社会可以承受的程度统一起来,在社会政治稳定中推进改革、发展,在改革、发展中实现社会政治稳定。因而三者之间又是相互依存、互为条件的。发展需要改革,不改革就不可能加快发展,只能是死路一条;而发展和改革,又必须在稳定的政治和社会环境中进行;政局不稳、社会动荡,根本不可能进行改革,更不可能加快发展;政治和社会的长期稳定,又必须通过深化改革和加快发展来实现。

  第三,科学发展观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合力”理论的高度概括。关于第一要义是发展,核心是以人为本,基本要求是全面协调可持续,根本方法是统筹兼顾的科学发展观,在高度概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第一要义——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宗旨——以人为本后,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高度概括了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建设的小康社会新目标——“五大文明”多个平行四边形“合力”的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问题;高度概括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若干重大关系——统筹城乡发展、区域发展、经济社会发展、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国内发展与对外开放、中央与地方、个人与集体、局部与整体、当前与长远等多种“合力”的统筹兼顾问题。这种把推动历史发展许许多多重大关系的“平行四边形”集中锻造于一炉的理论,在马克思主义历史动力理论史上还是第一次。

                                                                          (刊载于2009年11月3日《贵州日报》,执笔:姜大仁)

相关附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