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管理入口】丨分享到:

搜索

北京市社科联上海市社科联天津市社科联 丨 黑龙江省社科联 丨 吉林省社科联辽宁省社科联 丨 内蒙古社科联 丨 河北省社科联   更多>>

友情链接:

【市州社科联网站】

【省级学会(协会、研究会)】

版权所有:贵州省社会科学学界联合会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省府路5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西安 黔ICP备05001426号

【各省社科联网站】

>
>
从“顶云经验”谈突破改革中的“路径依赖”

资讯详情

从“顶云经验”谈突破改革中的“路径依赖”

分类:
社科研究
作者:
来源:
2011/01/06 01:03
浏览量
【摘要】:
从“顶云经验”谈突破改革中的“路径依赖”贵州省“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研究中心  胡锦涛总书记在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30年来,我们始终以改革开放为强大动力,“我们锐意推进各方面体制改革,使我国成功实现了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到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伟大历史转折。”新时期最鲜明的特点是改革开放。要实现贵州经济社会发展的历史性跨越,就要努力做好改革开放这篇大文

从“顶云经验”谈突破改革中的“路径依赖”

贵州省“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研究中心

  胡锦涛总书记在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30年来,我们始终以改革开放为强大动力,“我们锐意推进各方面体制改革,使我国成功实现了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到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伟大历史转折。”新时期最鲜明的特点是改革开放。要实现贵州经济社会发展的历史性跨越,就要努力做好改革开放这篇大文章。

  美国经济学家道格拉斯·诺思,用“路径依赖”理论成功地揭示了经济制度的演进规律,获得了1993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事实上,人们的思维定势和思维习惯,就是一种典型的“路径依赖”。它一方面是人们在学习实践中不断积累的经验和做法,能为人们迅速认识客观事物、解决现实问题提供帮助;另一方面,它又固化了人们的思维方式,形成路径依赖,使过去的选择决定(或固化)现在及将来的选择。显然,“路径依赖”是一把需要很好把握的双刃剑,它在带给人便捷的同时,也可能带给人一种僵化的禁锢。翻开古今中外的历史不难发现,几乎每一个开疆拓土、功勋卓著的帝王,都会因为受到思想(或思维)上的路径依赖的影响,即往往会用征服天下的智勇来治理国家,从而使他们最终留给继任者的,往往是表象的繁荣和制度的漏洞。新中国成立后相当一段时期的历史演进,也没有脱离这样的轨迹。而如果说改革开放前那种我们至今还记忆犹新的表象的繁荣和制度的漏洞,正是因为这一段历史演进中的“路径依赖”所致,那么今天一个正在崛起中的大国的真正繁荣,则显然是因为30年来的改革开放突破了这一段历史演进中的“路径依赖”而致。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改革的过程就是不断突破路径依赖的过程,而改革的起步则更集中体现了突破路径依赖的改革的内在本质。

  中国的改革从农村发端,农村改革的先导则有“南顶云北凤阳”之说。而相对于闻名全国的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18户农民秘密订立“不怕坐牢杀头”、“分田到户”的契约,1978年11月11日《贵州日报》以头版整版推出文章公开肯定关岭自治县顶云公社定产到组是社会主义性质要早一个月。今天我们回顾30年的改革历程,聚焦可称得上改革先行的“顶云经验”,对突破路径依赖的改革的内在本质,应该有更深层的解读。

  首先,突破路径依赖离不开正确的理论支撑和适时的舆论引领。

  1976年,我国粉碎“四人帮”,随后真理标准大讨论揭开了中国政治思想领域拨乱反正的序幕,奠定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中国改革开放征程的理论基石。而在这一历史性大转折的关键时刻,关岭顶云公社勇闯独木桥推出的“定产到组”,既从实践层面上对真理标准作了最好的诠释、从最基层民众的需求对改革开放理论基石作了最好的注脚,同时更昭示了理论支撑和舆论引领对于突破路径依赖的重大作用。

  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发表题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特约评论员文章。中共贵州省委宣传部配合中共贵州省委召开的理论座谈会,组织理论工作者撰写和发表文章,投入真理标准大讨论。从9月6日起,到11月1日止,《贵州日报》先后发表了《坚持真理的实践标准》、《革命政党仍然要接受实践的检验》、《理论的权威从属于实践的权威》、《实践是检验主观同客观是否一致的标准》和《革命导师是坚持用实践检验真理的典范》等一系列文章,掀起了贵州思想解放的热潮。正是在这样一个理论研讨不断推动思想解放的热潮中,1978年11月11日,《贵州日报》头版整版推出《“定产到组”姓“社”不姓“资”——顶云公社部分干部座谈纪要》,并以黑体字加框加了编者按,强调“定产到组”是社会主义的生产责任制,是农村经营管理的改革。这版报道,既为贵州农民长期以来所创造的适应当时生产条件和生产力发展的各种形式的“包产”责任制正了名,也率先为贵州推广的实行各种联产生产责任制大造了舆论,成了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在贵州的一大硕果,被先期尝到了变革生产责任制甜头的贵州广大农民群众亲切地称呼为“省委11号文件”。显然,如果没有当初真理标准的理论探讨背景,没有《贵州日报》适时的舆论引领,就不可能有后来“顶云行为”向“顶云经验”的跃升。

  其次,突破路径依赖离不开持之以恒的艰辛探索。

  “路径依赖”中的发展,是一种巨大惯性作用下的发展,这种惯性由于旧有体制、机制、意识等的固化,表现出强大而持续的稳固性。这就决定了突破路径依赖的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它需要付出持之以恒的艰辛努力对这种强大的惯性进行削弱直至彻底消除。回顾“顶云经验”的产生,正值中国农村改革处于起步阶段,《贵州日报》11月11日的整版报道,立即引来两种截然相反的声音,各种各样“好得很”和“坏得很”的议论在黔中大地激起轩然大波。1979年秋后,“包产到户”、“包产到组”在贵州农村已形成不可阻挡之势,据1980年6月安顺地区农办农情室的统计,全地区有生产队20197个,其中以队为核算单位的有13683个;以组为核算单位的有4429个,占总数的22%;“包产到户”的有2085个队,占总数的10.3%。时任中共贵州省委书记的池必卿同志概括当时的形势曾说道:“包”与反“包”像“一场拔河比赛”,“那一边是千军万马的农民,这一边是干部。”谁输谁赢,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所以他果断地指出:“不能再同农民对立下去!”

  1980年,中共中央顺应农民的意愿和改革的潮流,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农业生产责任制的几个问题》(即中央75号文件),在对待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的问题上,实现了中央、省委和农民的“三一致”。事实证明了中共贵州省委此前放宽农业的政策(省发[1980]38号文件)和中央75号文件精神基本吻合;调整后的生产关系与贵州农业生产水平和农村的实际吻合。从此,对联产承包责任制姓“社”还是姓“资”的讨论画上了句号,顶云公社农民的创造终于成为得以推广的经验。

  再次,突破路径依赖必须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

  人民群众是实践的主体,是突破路径依赖的原动力。我们不可以设想,如果没有最初顶云公社农民敢闯、敢试、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会有后来启动全省乃至全国农村大变革的“顶云经验”。

  对农民的创举,邓小平同志曾给予高度的评价,他说:“农村搞家庭联产承包,这个发明权是农民的。农村改革中的好多东西,都是基层创造出来,我们把它拿来加工提高作为全国的指导。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证明,中共贵州省委认真总结贵州农业发展的历史经验,决定尊重农民的首创精神,在全省范围内逐步调整农业生产关系,在中央75号文件下达前即下发文件“允许实行包干到户”,是创造性地贯彻落实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从而推动了贵州农村的改革发展。1980年年底统计,实行包干到户的生产队占总队数的61.8%,实行其他生产责任制的占总队数的38.2%。这一年,农业获得丰收,经济实现了较快增长。

  最后,突破路径依赖是改革的永恒主题。

  回顾贵州由“顶云经验”引发的一场全省上下的大论争,回顾由这场大论争开启的贵州改革开放30年的光辉而艰辛的历程,我们在深感自豪的同时,更会深感未来发展任务的艰巨。跳出贵州放眼全国,回望30年的改革历程,从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行到企业放权让利、股份制改造,从开放沿海城市到西部大开发、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中部崛起……一步一步的迈进,一次次的奋起,始终站在改革开放潮头的东部地区,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提供了众多宝贵的实践和经验。而发展相对滞后的中国的西部,尤其是西部的贵州,尽管在自己特定的求发展、谋跨越的历史进程中的一些创举,同样对中国改革发展进程的加快和改革发展理论的完善,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如从顶云公社的“定产到组、超产奖励”的生产责任制在全国走在前列、湄潭试验区总结的“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写入中央文件,到“毕节地区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成为科学发展观的冶炼炉,贵州在农村改革的几个关键环节上的创新实践,一定程度上开启或催化了一个新的阶段的改革历程。但总体上的发展滞后,而且差距越来越大,却是不争的事实。究其根源固然原因很多,而集中在我们今天所探讨的“路径依赖”的视角上,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突破路径依赖的持续创新动力不足。一个很典型的例子,作为中国农村改革先导的“南顶云北凤阳”,当初的顶云还略先行于凤阳,而30年后的今天,顶云的变化却大大滞后于凤阳的小岗村,其关键就在于“顶云经验”的“纪念”价值很大程度上形成了新的路径依赖而非持续创新的动力。按照诺思的“路径依赖”理论,越是成功就越容易产生路径依赖。因此我们说,突破路径依赖是改革的永恒主题。

  30年前的中国,从突破路径依赖的农村改革起步,我们迈向了改革发展的辉煌征程。而30年后追昔抚今,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专题研究深入推进农村改革发展问题,标志着农村改革发展站在了历史的新起点上,标志着中国又开启了一个突破路径依赖的改革发展的新时代。如果说十七届三中全会关于延长农民土地承包期和一系列推动解决“三农”问题的决策中,无疑的包含了贵州创造的一些经验的积累,如“顶云经验”和贵州湄潭、金沙土地制度改革试验区的经验等,那么贵州在今天面对中国农村新一轮的改革机遇和实现经济社会发展历史性跨越的挑战中,更应该继续解放思想,突破路径依赖,再创新的经验和辉煌。

  (执笔:徐静)

相关附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