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后台管理入口】丨分享到:

【各省社科联网站】

友情链接:

【市州社科联网站】

【省级学会(协会、研究会)】

版权所有:贵州省社会科学学界联合会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省府路5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西安 黔ICP备05001426号

北京市社科联上海市社科联天津市社科联 丨 黑龙江省社科联 丨 吉林省社科联辽宁省社科联 丨 内蒙古社科联 丨 河北省社科联   更多>>

>
>
产业化视角下的贵州民族民间文化资源保护(二)

资讯详情

产业化视角下的贵州民族民间文化资源保护(二)

分类:
社科研究
作者:
黄晓
来源:
2008/12/04 09:14
浏览量
【摘要】:
美国是一个文化资源缺乏的国家,却能以全球资源为自己的资源,欧洲以及世界各国文化均可成为其资源储备地。我国民间故事《花木兰》经过他们的演绎,创造了不菲的票房收入;我省民间大量的民族服饰和工艺被外国人买走,导致要看民族文化就要到国外去的悲哀结果。这其中的关键要素在于他们拥有雄厚的资金、技术和人力资源等资本,当这些要素与文化基础资源相结合形成文化产品时,又能被现有的知识产权制度所保护,构成新的文化资源,

 美国是一个文化资源缺乏的国家,却能以全球资源为自己的资源,欧洲以及世界各国文化均可成为其资源储备地。我国民间故事《花木兰》经过他们的演绎,创造了不菲的票房收入;我省民间大量的民族服饰和工艺被外国人买走,导致要看民族文化就要到国外去的悲哀结果。这其中的关键要素在于他们拥有雄厚的资金、技术和人力资源等资本,当这些要素与文化基础资源相结合形成文化产品时,又能被现有的知识产权制度所保护,构成新的文化资源,占有更多的市场份额,文化资源的原始拥有者也只能有偿消费,因此,采取资源源头上的知识产权保护显得尤为重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98年(世界文化发展报告)曾指出:由于后发国家缺乏对本国文化资源的有效保护,依赖于国际资本实现其文化遗产数字化,从而在知识经济时代的国际格局中再一次成为文化资源的廉价出口国和文化产品的高价进口国。贵州的发展水平在全国居于末尾,不仅在国际格局之下,而且在全国格局之下也可能成为文化资源的廉价出口省。贵州对文化资源的保护,容易出现两种极端,要么限制开发,要么简单放开。前者将会导致民族民间文化资源自生自灭,既无创新又无发展,也难以实现文化经济的飞跃;后者只注重短期效益,却破坏了文化生态环境,民族民间文化难于继承和持续发展。文化资源的保护意识要在法律法规的约束下,才能真正实现,如果在开发之始,将文化资源认定为资本,其拥有群体有资本的占有权,文化资源才不至于在资本和资源的不对称现状面前丧失价值。

  第二,资源产权不明确和产权集中出现的问题。民族民间文化资源由于是群体智慧的结晶,使得现有以私权为主的知识产权理论和制度难以满足民族民间文化资源的保护需求。资源产权的不明确,容易导致文化资源被任意使用,也极易出现文化的变异和资源的流失。这方面在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上体现得较为突出。丽江宣科纳西古乐纠纷案、贵州芦笙权属案都反映了资源产权不明确的问题。文化资源开发利用的最终目的是要让资源的拥有者受益。谁受益、如何受益,这是很难评估的。可以采取基金的形式,基金公众所有,所有获益也将归为公有,然后再重新分配。黔东南郎德古寨的民间管理条例,是这方面较为成功的探索。

  第三,对民族民间文化内涵的误读出现的问题。贵州的民族民间文化,在长期的传承发展活动中,利用其中的符号进行着特殊的表达,反映出一个民族或一个群体的生活方式和精神世界,有着自身的文化内涵。要想读出民族文化的本质,需要对民族历史文化进行深入调查,在民族自身的文化体系之下进行解读。贵州旅游开发中出现的许多有悖民族文化本质的事例足以说明这一问题。如贵州黔西南贞丰县纳孔布依族民俗村,完全是一个为乡村旅游而“建造”的伪民俗村寨,后演绎出的徽式居民,很难让游客体验贵州布依族的建筑文化(据笔者2005年8月的调查)。作为一个景点,可以这样作为,但用民族文化来提升景点的价值,却会适得其反,也是对民族的不尊重。 第四,城市化和全球化造成民族文化的失语。民族民间文化遗产有着自身发展的规律,它不是静止不动,而是在开放的环境下、在同异质文化的融合和碰撞中得到发展的。有的将会消亡,有的会产生变化并以另外的形式出现,也有的会融进异质文化。由于全球化、城市化带来的经济、意识、生活方式等各方面的影响,使民族民间文化生存的社会土壤也受到一定的改变,尤其是城市化带来的多种形式的人口流动,导致少数民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精华出现生存危机,对流动着的民族民间文化的保护也带来了更大的困难。

  三.产业化过程中的文化资源保护
  民族民间文化资源由于自身的特殊性,在产业开发的过程中,要想实现开发和保护的双赢,必须尊重其特殊性,审视过去开发利用中出现的问题,建立有效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将知识产权保护作为民族民间文化资源保护的有力手段。

  文化产业实质上就是文化资源市场化的过程,因此要遵循产业发展的规律,用市场的杠杆来衡量和调节供求关系。当某种成果或产品成为消费者的需求时,就能带来较大的利益,也就会有类似的产品面世,甚至发生侵权行为。文化资源由于其脆弱性、权属公有性等特点,更容易遭到侵权,也就更应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在利用知识产权进行文化资源保护时,首先必须明确什么才能算“知识”。人们今天对知识的认识主要还是从实用的角度出发,事实上有许多现存的传统文化对环境生态和文化生态都是有用的,由于我们认识的有限性,才难于意识到这些也是“知识”。民族民间文化中的传统知识还有许多不被我们所认识,长期以来被拒绝在知识产权的大门之外。其次,要明确“谁拥有”这些知识,谁将成为这些文化资源的合法拥有者。第三,“谁在使用”这些知识,这将会出现多种情况,或是这些知识的拥有者,或是文化产业开发的运营者,或纯属个人兴趣爱好者等。第四,“谁获利”的问题,如果是这些知识权属人以外的他人,利用其知识而获利,又将如何对其进行规范。如此看来,民族民间文化资源的知识产权保护,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在利用这些资源进行产业化运作过程中,不仅要对产业的终极产品进行保护,还要在形成产品的整个过程、各个环节实施知识产权保护,才能解决资源的拥有者和权属者获益的问题。

  知识产权保护在文化产业发展过程中,能起到规范文化市场竞争、维护正常文化市场秩序的作用。许多的文化知识产品在占有更多市场份额上,采取的往往是品牌发展战略,它不同于只能依靠核心技术才能进行的产业,更多的是依靠产品的文化价值实现产品的利润价值,对于文化商品贸易,知识产权将是占有市场份额的重要利器。文化产业追求稀缺性和独创性的特质,使同样稀缺和独有的民族民间文化资源彰显珍贵,这一产业转化过程中,做足知识产权的法律保护,将更多地体现出民族民间文化资源的市场价值,也才能做到对文化遗产的真正保护。

  民族民间文化资源的知识产权保护需要采取不同的手段。民族民间文化资源的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可以利用现有、的法律,多视角地寻求保护的合法性,如广西对名胜古迹的商标注册,为了保护桂林旅游文化资源品牌,防止被他人抢注,从2003年起,桂林市掀起了历史文化和旅游景点商标注册知识产权保护热潮,桂林著名的“象鼻山”、“骆驼山”、“芦笛岩”等多处名山景点全部申请了商标注册。这样一来,凡是要使用这些知名景点作为商标或宣传的,都需要获得授权。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就需要采取多级保护措施,在完善的保护机制下进行。如国家层面、政府执行层面、社区层面等,在不同的层面范围里,都有自我的拥有权和使用权,做到责权利分明,涉及到哪部分的利益,哪一层都有知情权和表决权。尤其是社区层面,由于他们生活在民族民间文化资源的土壤里,日常生活中都在使用,已经习惯了,并不觉得这一资源的稀缺和脆弱,因而也就缺乏自觉的保护意识,即使外来人的无偿使用也不表示反对,甚至会以为这是文化的认同。所以,要想在源头就形成知识产权保护体系,还需要强化资源的法律保护意识,让资源的拥有者真正懂得文化资源的价值,有了知情权,才会自觉保护文化资源。

  知识产权保护是民族文化资源可持续利用的重要保证。民族民间文化资源在文化产业发展过程中,并非是用一点就会少一点,文化产业依托的是创意和创新,在创新的过程中,文化资源将获得进一步的彰显和发扬,知识产权的保护将成为创新和发扬的奠基石。如果缺乏知识产权的保护,文化资源不能成其为“源”,难于维系永久的生命。“保护”和“发展”不是对立的两方面,保护的目的是为了更大的创新,带来更多的发展机遇。寻求知识产权的保护,既能将民族民间优秀的文化资源公诸于世,又能真正从法律的角度获得保护,让文化资源得以可持续发展,使文化资源能为文化产业的发展提供更多的内容。


  参考文献:
  [1]胡惠林.文化产业发展与国家文化安全[M],广州东人民出版社,2005.
  [2]方惠等.云南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的法律保护[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2.
  [3]刘吉发等.文化产业学[M].北京:经济管理出版社,2005.
  [4]祁述裕.中国文化产业国际竞争力报告[C].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
  [5]龙文.从原著民族权利看版权法保护民间文学艺术表达之可能及其限制[J].www.folkcn.org,2003.10.
  [6]朱兵.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概念、标准及保护实践[J]中国文物信息网.2005.2.10


 


   (原载《贵州社会科学》2006年第2期)

相关附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