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管理入口】丨分享到:

搜索

北京市社科联上海市社科联天津市社科联 丨 黑龙江省社科联 丨 吉林省社科联辽宁省社科联 丨 内蒙古社科联 丨 河北省社科联   更多>>

友情链接:

【市州社科联网站】

【省级学会(协会、研究会)】

版权所有:贵州省社会科学学界联合会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省府路5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西安 黔ICP备05001426号

【各省社科联网站】

>
>
贵州乡村旅游发展与反贫困战略

资讯详情

贵州乡村旅游发展与反贫困战略

分类:
社科研究
作者:
钱 津
来源:
2009/01/04 08:56
浏览量
【摘要】:
改革开放以来,贵州省的旅游产业从无到有,迅速发展,日益昌盛。至今,贵州旅游已是国内旅游亮点之一,成为西部自然风光游、民俗风情游、历史文物游、休闲度假游、探险娱乐游以及红色旅游的重要领地。在这一基础之上,发展贵州乡村旅游,既是贵州旅游现有项目的自然延伸,又是21世纪贵州产业建设的创新之举。更重要的是,我们应站在反贫困的战略高度,看待目前发展乡村旅游问题,将其作为贵州省改变贫困落后面貌的重要举措进行研

    改革开放以来,贵州省的旅游产业从无到有,迅速发展,日益昌盛。至今,贵州旅游已是国内旅游亮点之一,成为西部自然风光游、民俗风情游、历史文物游、休闲度假游、探险娱乐游以及红色旅游的重要领地。在这一基础之上,发展贵州乡村旅游,既是贵州旅游现有项目的自然延伸,又是21世纪贵州产业建设的创新之举。更重要的是,我们应站在反贫困的战略高度,看待目前发展乡村旅游问题,将其作为贵州省改变贫困落后面貌的重要举措进行研究。本文不揣简陋,拟就此作一初步探讨。

  一、贵州发展乡村旅游的优势分析

  在21世纪之初,中国仍是一个农业大国,农村人口约占全国人口的80%以上。在这样的社会发展阶段,姑且不说刚刚离乡外出打工的年轻人的根还在乡村,就是约占全国人口20%的城市人口中的大部分人也距走出乡村不过一代人或两代人。然而,即便城市与乡村的联系如此紧密,也没有减少面向城市人口展开的乡村旅游的魅力。不论是塞外农庄,还是江南古镇;不论是全国独树一帜的河南省南街村,还是全国农村城镇化的榜样江苏省华西村,都早已是国内旅游热点,甚至还吸引了不少国际旅客。贵州的苗寨、彝寨、侗乡等特色乡村旅游也是蜚声海内外,为众多游客所神往。虽然国内的乡村旅游各具特色——江南的古镇比不了北国的粗犷,东部的水乡比不了西部的山寨,但是,贵州的乡村旅游在其中仍然独具优势。

  1.贵州乡村大都保持着古朴的原生态,这是贵州开展乡村旅游的重要优势基础条件。人们进入黔东南的舞阳河流域,似乎进入了历史时代,那里的乡村气息完全是农耕经济形态的,几乎看不到现代化工业的浸染,可以让人尽情享受宁静与安逸;在黔南、黔西南、黔西北、黔东北,也大都保持着乡村古朴的气息,这是最宝贵的旅游资源,或者说是开展乡村旅游的优势条件。与此相比,北京周边的乡村虽未城镇化,但农舍已是钢筋水泥建筑,所谓的农家饭摆在窗明几亮的小雅间里吃,原汁原味的乡村土炕已经不见踪影;游客们来观光,从里到外都难有太大的新鲜感。在西华村那样的乡村里,生活比大城市还先进,基本上失去了乡村的原生态。所以,贵州的乡村是真实的乡村,贵州乡村古朴、原始的风貌是发展旅游的绝好条件。

  2.贵州的乡村大都拥有淳美的自然风光。旅游的作用之一,就是要使旅客融人自然,在这一点上,贵州的乡村也有绝对的优势。走出织金县城,映入人们眼帘的是一幅又一幅的山水画,这里虽是贫困山区,但自然风光美得让人陶醉。红枫湖周围的山寨,又有哪一处不是风光迷人!从凯里到兴义,即使是在交通大道或铁路旁,人们也处处能看到优美的景致。之所以说贵州是公园省,实际上就是说贵州省是由无数风光美丽的自然村落构成的,贵州的每一个乡村都可以开辟为一个公园。贵州美妙的自然景色是除了云南以外的其他省所难以比拟的,而云南又因海拔较高有人们难以抗拒的紫外线。至于在华北大地,山东、山西、河南、河北等省,乡村确实不少,但拥有自然美丽风光的乡村却不多。相比之下,这又是贵州发展乡村旅游的一大优势。

  3.贵州的乡村具有多样性,不仅有民族特色,而且有地域特色。贵州是一个多民族杂居的大省,全省人口分为47个民族人口,其中世居贵州的民族人口有汉、苗、布依、侗、彝、水、回、仡佬、壮、瑶、满、白、土家、蒙古14个民族,少数民族人口占全省人口的30%以上”[1]。因此,贵州的乡村大多是民族村,而且是不同民族的村落;苗族的乡村从建筑上看就不同于侗族乡村,并且不同地方的苗村亦有不同的建筑风格,这充分体现了贵州乡村的多样性。与东部或中部的乡村相比,这也是发展旅游的优势条件。因为,不论是东北、华北、华东、华南、甚至是西北和西南的其他省,都不具有贵州乡村如此的多样性,这种多样性注定了贵州的乡村对国内外游客具有强烈的吸引力。

  4.贵州的乡村旅游蕴涵有深厚的文化底蕴。贵州是多民族的省份,也是拥有多民族文化的省份。在民族文化方面,目前经济上还比较落后的贵州并不比其他省份落后。安顺的傩戏、侗族的大歌、苗家的舞蹈都获得过国际大奖。文化并非只是文字性的东西,文化体现在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具象化为建筑、物品、娱乐等等。在贵州的乡村里,人们能够欣赏到各个民族的文化,而且并不仅仅是建筑、服饰、戏曲方面的文化表现;贵州各地的民族风味食品更会以其不同的文化性为人们提供享受。虽然中国的北方以面食为主,但是贵州的面条类食品做得好吃也是有公论的。事实上,这种“好吃”里面就蕴涵着深厚的文化性;若没有吃的研究,贵州的面条是不会技压全国的。在贵州这块土地上,各个民族的生存历史非常悠久,对衣、食、住、行有源远流长的研究,不论哪一方面,都有精透的文化积累;这些文化出自乡村,保存在乡村,为今日的贵州乡村旅游创造了极好的文化条件。
5.贵州的乡村旅游资源丰富。与其他省的乡村旅游不同的是,贵州可提供旅游的乡村覆盖面非常广,这使得贵州的乡村旅游具有相当大的普遍性。现在,全国各地都有乡村旅游,北京周边地区的乡村旅游已经上网发布信息和联系客源;太行山地区搞起了红色乡村旅游项目,浙江的诸葛八卦村也成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等等。但是,不论是哪一个省,都不会有贵州这样丰富的乡村旅游资源,因为贵州的每一个民族乡或村几乎都可以成为旅游乡村。这种普遍性的存在是贵州开展乡村旅游的最大优势,也是贵州在全国乡村旅游中应该发挥出来的最大优势。

  二、贵州乡村旅游的反贫困意义

  中国的扶贫任务很重,困难很大。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的工作目标是在20世纪末消灭全国的贫困人口,但直到21世纪初,中国的贫困人口还有3800万人。2002年底,按最低标准计算,全国的贫困人口是3000万人,到了2003年底,这一数字只增未减,这表明扶贫的形势仍然是非常严峻的。

  贵州省的经济发展是落后的,贫困人口在全国未脱贫人口中占的比重较大,且返贫现象也比较严重[2]。更需面对的现实问题是,国家统计的贫困人口标准通常较低,上限是人均年收入875元以下,下限是人均年收入675元以下;不论是上限标准,还是下限标准,都远远低于国际贫困人口统计的标准。在贵州省,贫困人口的存在大都是在年收入100美元的标准之下,而刚刚脱贫的农村人口的年收入平均也未能超过200美元[3]。由此可见,在贵州这个旅游资源丰富的大省,反贫困的任务还很重,做任何事情都应该同反贫困的任务目标联系起来,作为贵州支柱产业的旅游产业,更应成为全省反贫困的主导力量,为贵州省减少贫困人口和提高全省经济发展水平做出应有的贡献。[4]

  因此,贵州开展乡村旅游具有重要的反贫困意义。这并不是说,乡村旅游能直接为贵州带来多少收入、可使多少贵州农民早日脱贫。当然,开展乡村旅游之后,所有从事旅游的乡村都会有较大的经济收益;在做得好的乡村,人均年增收可望达到1000元左右,这无疑会迅速改变这些乡村的经济贫困状态。但是,从反贫困的角度讲,消灭贫困必须针对产生贫困的根本原因采取根本性的治理措施,而不是仅仅通过一时的市场效应或外部援助改变贫困人口的现实经济状态。因此,乡村旅游的反贫困作用并不仅仅是可以增加贵州农村人口的经济收入,更重要的是可以从根本上将贫困人口从贫困状态下解救出来,[5]这是贵州开展乡村旅游的根本意义和重大意义,也是贵州旅游产业带动全省经济发展的最重要的作用,对全国的反贫困工作也具有典型引路的示范效应。

  从根本上讲,贫困人口的存在是由于其劳动技能水平低,即智力水平在劳动主体方面的发展未能跟上时代的进步。这也就是说,由于劳动者对自然和社会的认识水平低,导致其劳动技能水平低和经济收入水平低,才进而导致了贫困的出现。凡是经济发达的地方,都是劳动者智力水平发展高的地方。”[6]在世界上,即使是石油输出国,都要求劳动者整体的智力水平提高,以相应表现其经济的发达;否则,一旦资源枯竭,缺少高智力的劳动群体会必然陷入贫困。”[7]所以,反贫困的根本措施在于提高贫困人口的智力水平,使他们能够通过提高自身的劳动技能改变自身的生活状况,走出贫困的境地,跟上现代生活的发展步伐。反贫困的根本意义不在于让贫困人口解决一时温饱,而是让他们永远告别贫困,从此成为具有更高劳动技能水平的人。
在贵州省,普遍地开展乡村旅游能够起到改变贵州贫困人口智力发展状况的作用。这是因为,第一,贵州开展乡村旅游具有普遍性,可以使大量的贫困人口直接与外界接触。这种接触是提高其智力水平的前提。如果贫困人口不能接触外界,他们就只能是生活在一种贫困的封闭空间之中,他们就不可能得到外界的帮助。乡村旅游是将旅客引入各个乡村,同时也将旅客的思想观念和文化素养引入各个乡村,在乡村的自然和社会状况给予游客感受的同时,也使游客的影响留在了乡村。乡村旅游具有为贫困人口提供接触外界机会的作用。第二,乡村旅游的开展会极大地促使贫困人口的生存观念的转变。这种转变对于促使贫困人口智力水平的提高也具有重要作用。在贫困的乡村,绝大多数贫困人口的生存观念是安于现状。一方面,他们没有能力改变自身的现状,看不到改变自身现状的希望;另一方面,他们的心态麻木,也不想改变自身的生存状况。在这样的生存观念支配下,即使外界付出很大的力量给予贫困人口帮助,也无法提高他们的智力水平,至多只能暂时地改变一下他们的生活状况。所以,改变贫困人口的生存观念比直接援助贫困人口生活资料更为重要。通过乡村旅游,直接改变的不止是乡村贫困人口的生活水平,更刺激他们的是游客们的生存观念,通过这种刺激,现代的、更具有活力的生存观念将会一点一点地植入贫困人口的思想意识,逐渐使其不再满足于依靠政府救济的贫困生活,成为愿意跟随时代前进的人。改变观念,正是解决贫困问题的一个重要的基点。”[8]第三,开展乡村旅游可以为贫困人口创造基本的提高智力水平的条件。从旅游实践来讲,乡村开展经济活动本身就是一种市场化生存的锻炼,在这种锻炼中,乡村人可以迅速提高自身的认识水平和劳动能力。更具有经济意义的是,通过开展乡村旅游获取的收入,可以帮助贫困的乡村发展教育,又依靠教育的发展来普遍提高劳动者的智力发展水平。这也就是说,开展乡村旅游之后,如果不将收益主要放在发展贵州教育上,就会使这项战略举措失去反贫困意义。

  三、贵州乡村旅游发展的战略要点

  发展乡村旅游于贵州而言有着普遍性的反贫困意义。因此,从战略角度思考,乡村旅游应在贵州经济开发中占有重要地位,应既是贵州旅游业发展中搞活全局的关键项目,也是贵州彻底解决贫困人口问题的长远大计。”[9]在旅游项目的运作上,效益的保障是核心,而乡村旅游就是要确保效益,以效益为核心进行战略性规划。为达到反贫困目的,贵州乡村旅游的发展战略规划应把握以下要点:

  1.坚持开展乡村旅游的普遍性。从反贫困出发,贵州的乡村旅游不能搞成是少数明星乡村的旅游,不能只有点没有面。开展乡村旅游的乡村不必搞成专业旅游村,而应是在各个乡村现有的经济活动中增添旅游项目。贵州有这种普遍开展乡村旅游的客观条件,虽说不一定是每个乡村都开展旅游,但至少也要有90%的乡村上马这个项目。这也就是说,要让贵州的乡村普遍地开展乡村旅游,要让游客进入全省绝大多数的乡村。没有一定的普遍性,乡村旅游的开展在贵州是没有反贫困意义的,至多只能是为少数乡村增加一些经济效益。普遍性是反贫困的前提,乡村旅游开展的普遍性是战略规划的基本要点。只有从这一点出发,贵州才能做大做好乡村旅游,这一项目才能对贵州的经济发展包括尽快解决贫困问题起到实际的重要作用。

  2.确定开展乡村旅游的扶贫主题。贵州全省必须从上到下一致明确乡村旅游的扶贫主题,即必须将这一旅游项目的开展作为扶贫工作来做,必须认识到乡村旅游是不同于其他主题的旅游项目。比如,人们去雅典看奥运的旅游主题是体育,去西双版纳旅游的主题是热带风光,去泰山旅游的主题是登山,去曲阜旅游的主题是儒家文化,去香格里拉旅游的主题是玉龙雪山,去八达岭旅游的主题是登长城,去一些市郊度假村旅游的主题是休闲,等等;贵州开展乡村旅游的主题与这些都不同,甚至也可以说会与其他省份乡村旅游的主题不同。在贵州旅游行业内外,凡是参与这项活动的人都应懂得开展乡村旅游的反贫困意义。贵州必须在战略上打出扶贫的旗号,在战略的规划之中突出体现扶贫主题这一思想。惟其如此,乡村旅游才能切实起到反贫困的作用。

  3.以有效开发客源为中心。旅游业的发展水平取决于客源情况,即客源的兴旺决定旅游业的兴旺。长期以来,制约贵州旅游业发展的瓶颈不是高档的酒店不足,更不是旅游景点不美——像织金洞风景区的景区景观和景区设计可以说在国际和国内都是首屈一指的,而实实在在是客源开发的能力不强。各个景点基本上都是守株待兔,没有任何开发客源的打算和主动性。这表明,贵州的旅游发展还处于初级阶段,还存在着经营上的巨大潜力。如果仍是漫天撒网、广种薄收、守株待兔,乡村旅游项目就根本开展不起来。因此,要搞好乡村旅游,必须以有效开发旅游客源为中心,大幅度地提高贵州开发旅游客源的能力。在战略的规划中,最重要的是准确规划客源开发目标,以培养开发客源的旅游人才为核心,保证开展乡村旅游所需要的足够客源。

  4.规划出多层次的旅游品种。开展乡村旅游,贵州要从实际出发,开发多层次的品种项目。乡村旅游,并不是一定要游客住到乡村里去。北方搞草原旅游,并不是让游客都住到蒙古包里,而是让游客的大多数仍然住在星级宾馆之中,白天送游客去大草原游玩。贵州搞乡村旅游,从扶贫角度讲,游客可以住在乡村,与村民们同吃、同住、同劳动,但这只是一个品种。其他的品种或者说主要的品种,还是让游客住在城市的宾馆里,白天用汽车送他们去乡村,晚上再接回城里。这样的方式也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次是让游客住在贵阳,主要游贵州省著名的乡村景点;第二个层次是让游客住在地区级城市,如遵义市、都匀市、兴义市、铜仁市、凯里市、六盘水市、安顺市、毕节市等,安排游客去驻地所属的乡村景点旅游;第三个层次是让游客住县城宾馆,安排游客去所驻县的乡村景点旅游。比如在织金古城,游客住在那里不仅可以去乡村旅游,去织金洞景区旅游,还可以看到古城风貌和其丰富多彩的夜生活景观。品种设计对路,有多层次的内容,才可能会使贵州的乡村旅游兴旺起来。

  5.建立一支专业旅游服务队伍。贵州乡村旅游的开展最终还是要靠旅游从业人员来组织。除去各个乡村自身要配备专门接待人员之外,还要在全省范围内组建一支从事乡村旅游服务工作的专业队伍。这些专业人员要进行贵州乡村旅游客源的开发工作,要与全省各个开展旅游的乡村建立密切的业务关系,要对所有来贵州乡村旅游的游客负责,要在反贫困的意义上切实保障贵州乡村旅游的效果,要对贵州开展乡村旅游的总体形象负责。一句话,这支队伍的建设直接关系到贵州乡村旅游的发展水平。因此,在发展规划中,必须对这支队伍的建设做出慎重、系统的安排,尤其是对这支队伍的骨干人员的选择做出认真的尽可能完善的考虑。

  四、保证实现乡村旅游战略发展目标的基础工作

  在实现全面小康建设的进程中,在高度重视乡村旅游发展的反贫困意义的前提下,贵州的乡村旅游一定能够有一个良好的开局,走在全国旅游行业的前列,为推动贵州经济发展起到重要的促进作用。但是,为保证乡村旅游项目能够取得长久的效益,为了使乡村旅游发展的反贫困战略目标能够顺利实现,确实使乡村旅游的发展对贵州减少贫困人口的目标发挥实际作用,从全局着眼,贵州省应该重视以下基础工作。

  1.开展乡村旅游的宣传工作。过去在战争年代,为打胜仗必须做好宣传工作;现在搞经济建设,为实现规划目标也必须做好宣传工作。发展乡村旅游,应在乡村、在城市、在客源的开发之中大力开展宣传,其中,最重要的还是为了开发客源而进行的宣传。这种宣传不是在省内进行,而是要遍及全国。贵州乡村旅游的客源应主要来自北京、天津、上海、广州、深圳、重庆等大城市,其次是来自各省会城市及部分副省级城市,再次是来自沿海先富裕起来的地级城市,如东莞市等。贵州乡村旅游的扶贫主题要让天下皆知,要让全国各地的人们都知道贵州乡村贫困状态,这是宣传的基调和基点。没有这样的广而告之,贵州的乡村旅游是起不到扶贫作用的。贵州乡村旅游的宣传应扩大受众面,打出影响来。贵州应不以现在的贫困为丑,而要以将来不能解决贫困问题为耻。因而,除在中央电视台发布宣传广告外,贵州还应在目前经济发展较好的省市电视台做广告,尽可能地扩大宣传面。这种宣传与其说是广告行为、企业行为、市场行为,还不如说是一种反贫困战略举措的宣传,其直接目的是最广泛地开发来贵州乡村旅游的客源。

2.做好乡村旅游规划的研究工作。从根本上说,效益不是来自于行动的肢体,而是来自于从事乡村旅游研究的头脑。研究工作是必不可少的战略性工作,是贵州通过开展乡村旅游达到反贫困目的的最重要的工作。没有自觉的研究,就只会有自发的行动,而自发是难免不盲目和不具有局限性的。所以,研究工作是开展乡村旅游中决定成败的工作,是必须给予极高重视的基础工作。对贵州来讲,做好这项工作一定要注意“引智”,要努力吸引全国最优秀的战略研究人员参与这项工作。由于这又是一项攻坚性的、前沿性的工作,所以一定要重视发挥具有全新知识结构、充满创新精神和创造力的年轻人的作用;具有现代市场意识的新一代人是开辟贵州乡村旅游市场的主力,这是一定要明确的。

  3.做好乡村旅游服务人员的培训工作。开展乡村旅游的质量,取决于从业人员的素质。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从业人员的素质是由培训工作来保障的,既是说,培训人员的工作也是一项重要的基础工作,做好培训工作对于贵州发展乡村旅游意义重大。鉴于贵州开展乡村旅游具有相当广泛的普遍性,所以培训的任务相当艰巨。具体地说,贵州的乡村旅游服务人员的培训工作分为4类:(1)专门旅行社服务机构的高级管理人员培训。这种培训要求培训对象达到MBA毕业水平。这一类培训可委托省内高等院校负责,并由有资质的MBA教育中心承担具体的培训工作。(2)专门旅行社服务机构的一般业务人员培训。这类的培训内容主要不是旅行社的业务培训,而是反贫困行动的业务培训,要让专门的从业人员从战略高度切实认识在贵州开展乡村旅游对于解决全省贫困问题的重要作用。(3)乡村旅游管理人员的培训。这是对乡村中负责开展旅游项目的领导干部进行的培训。这一类的培训可委托社会上的专门培训机构进行,由省旅游局提出培训目标和具体的培训内容,招标选择优秀的培训机构承担培训任务。(4)开展旅游的乡村的一般服务人员的培训。这项培训可由省旅游局委托专门的旅行社负责,由专门的旅行社组织师资力量对培训对象进行旅馆服务、饮食服务、导游服务等方面的专业知识和技能的培训。


参考文献:

  [1]何仁仲.当代中国的贵州[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9,2.
  [2]陈厚义等.贵州经济跨越发展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M].贵州人民出版社,2003,332.
  [3]申振东,周其华.城镇化透析[M].中国经济出版社,2004,70.
  [4]于润等.开放条件下西部省区的产业转型[M].贵州人民出版社,2003,250.
  [5]钱津.规范市场:经济运行研究[M].东北财经大学出版社,2002,261.
  [6]钱津.劳动论[M].企业管理出版社,1994,300.
  [7]钱津.竞争性经营[M].山西经济出版社,1998,214.
  [8]钱津.生存的选择[刚.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171.
  [9]钱津.如何才能实现跨越式发展[J].领导之友,2002,(3).

 



                  (原载《贵州财经学院学报》2005年第2期)

相关附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