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后台管理入口】丨分享到:

【各省社科联网站】

友情链接:

【市州社科联网站】

【省级学会(协会、研究会)】

版权所有:贵州省社会科学学界联合会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省府路5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西安 黔ICP备05001426号

北京市社科联上海市社科联天津市社科联 丨 黑龙江省社科联 丨 吉林省社科联辽宁省社科联 丨 内蒙古社科联 丨 河北省社科联   更多>>

>
>
贵大罗玉达、刘黔:《论持久战》中的人民战争思想探析

资讯详情

贵大罗玉达、刘黔:《论持久战》中的人民战争思想探析

分类:
社科研究
作者:
罗玉达、刘黔
来源:
2015/10/08 15:42
浏览量
【摘要】:
1938年5、6月间,面对穷凶极恶、不可一世的日本侵略者的猖狂进攻,毛泽东在中华民族伟大抗日战争处于危难之时,发表了《论持久战》这部光辉论著
  1938年5、6月间,面对穷凶极恶、不可一世的日本侵略者的猖狂进攻,毛泽东在中华民族伟大抗日战争处于危难之时,发表了《论持久战》这部光辉论著,有力驳斥了一时间弥漫于许多人心头的“亡国论”和“速胜论”,全面阐述了持久战的战略总方针,并预言经过战略防御、战略相持到战略反攻三个阶段后,最后胜利一定属于中国人民。《论持久战》的刊发,拨开了人们心头的迷雾,增强了中国军民与敌人血战到底的决心和信心。今天我们重温《论持久战》,学习和研究毛泽东在这部光辉著作中阐述的人民战争思想,深入领会毛泽东军事思想的精髓,有着深远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一、辨证唯物论和唯物史观是《论持久战》人民战争思想的理论基础
  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经典地运用唯物辩证的分析方法,揭示了战争发展阶段的基本规律,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发挥自觉能动性,正确认识战争和有效进行战争提供了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指导。毛泽东人民战争思想的理论基础是辨证唯物论和唯物史观哲学。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处处充满了唯物辨证的分析和对历史唯物主义关于“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经典应用。
  (一)唯物辩证的分析方法是毛泽东分析中日战争的思想武器
  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认为,物质世界普遍联系永恒发展的,但事物的联系和发展又是客观的、具体的,有条件的,不能离开具体的客观的条件去空谈事物的联系和发展。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深刻指出:“中日战争不是任何别的战争,乃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和帝国主义的日本之间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进行的一个决死的战争。全部问题的根据就在这里。”基于此,毛泽东系统地分析了日本军国主义的特点和优势,中国人民战争的特点和优势。深刻指出,敌强我弱,敌退步我进步,敌小我大,敌寡助我多助,这四对矛盾决定了抗日战争既不能“速胜”,也不会“亡国”。抗日战争的第一阶段是战略防御。敌人气焰嚣张,不可一世,但中国地大物博,东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北方有南方,有很大回旋余地。日本是个小国,难以支撑长期的战争,敌人进行的是野蛮的退步的战争,我们进行的反侵略的进步的战争,随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推进,人民的觉醒,战争的进程一定不利于日本而有利于中国。毛泽东分析日本的帝国主义性质和中国的进步性与正义性,得出“日本的长处是其战争力量之强,而其短处则在其战争本质的退步性、野蛮性,在其人力、物力之不足,在其国际形势之寡助”和“中国的短处是战争力量之弱,而其长处则在其战争本质的进步性和正义性,在其是一个大国家,在其国际形势之多助”的结论。毛泽东深刻阐述了抗日战争三个阶段之间的联系以及人民战争思想在抗日战争中的重要地位和伟大作用,指出“要胜利,就要坚持抗战,坚持统一战线、坚持持久战,然而一切这些,离不开动员老百姓。”毛泽东军事哲学的雄才大略体现于对中日战争各自的优势和弱点的准确判断,体现于对国际国内、敌我双方各自特点的深刻分析,处处充满唯物辩证法的分析路径和理性审视,具有很强的逻辑性和说服力。
  变化发展的观点是唯物辩证法区分于形而上学的主要依据。毛泽东在《论持久战》的分析中,处处体现了要在事物运动变化中去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辩证法原则。毛泽东通过对中国革命力量和人民战争的变化发展的分析,驳斥“速胜论”、“亡国论”的错误,指出中国正处于“不是太平天国或辛亥革命”的历史进步时代,“今天的世界的人民运动,正在以空前的大规模和空前的深刻性发展着”的变化。持久抗战最后胜利是中国的。这一立论正是毛泽东基于事物变化发展的运动规律,深刻洞察发展着的国际大势和中日双方在持久战中的力量对比变化而作出的。同时,他要求我们的指战员在战争中须以发展的眼光采取灵活的战略战术:“由于战争情况之只有相对的确定性和战争是迅速地向前流动的或运动的,推移的,战争的计划或方针,也只应该给以相对的固定性,必须根据情况的变化和战争的流动而适时地加以更换或修改,不这样做,我们就变成机械主义者。”毛泽东洞悉时势变化和事物间相互联系的辩证运动规律,针对矛盾的不同方面采取具体的战略战术,阐述了在整个抗日战争的三个阶段,怎样依靠人民群众进行持久战。《论持久战》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处于敌后的抗日军民提供了强大精神武器,成为抗日军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智慧源泉。
  (二)自觉能动性在人民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
  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将马克思主义关于主观能动性的思想表述为“自觉能动性”的思想,创造性地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关于尊重客观规律、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原理。抗日战争的长期性、艰巨性和残酷性,为毛泽东“自觉能动性”思想的创造性阐述提供了现实土壤。
  毛泽东指出:“一切事情是要人做的,持久战和最后胜利没有人做就不会出现。做就必须有人根据客观事实,引出思想、道理、意见,提出计划、方针、政策、战略、战术,方能做得好。思想等等都是主观的东西,做或行动是主观见之于客观的东西,都是人类特殊的能动性。这种能动性,我们名之‘自觉的能动性’,是人之所以区别于物的特点。一切根据和符合于客观事实的思想是正确的思想,一切根据于正确思想的做或是行动是正确的行动。我们必须发扬这样的思想和行动,必须发扬这种自觉的能动性。”坚持发挥人的自觉能动性,要把正确认识客观规律和充分发挥人的自觉能动性结合起来,避免在战争中盲目冒进、任意妄为。如何根据战争实际正确发挥广大人民群众的自觉能动性是持久战最后制胜的关键,这是人民战争思想在战争实践中的具体运用。毛泽东指出:“要分胜负,还须加上主观的努力,这就是指导战争和实行战争,这就是战争的自觉的能动性。”我们虽然在武器等方面不如敌人,但只要我们充分发挥自觉能动性,充分发动群众进行人民战争,按照不同的情况采取相应的措施,将游击战、运动战和有利条件下的攻坚战结合起来,凭借现有条件,克服各种困难,避免劣势,发挥优势,为实现抗战胜利积极创造条件。各自为战,村自为战,深入敌后开展山地游击战,积小胜为大胜,这些都成为了指引人民群众有步骤地到达战争彼岸的具体道路。要实现充分发挥广大人民群众在抗日战争中的自觉能动性,就必须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广泛的政治动员和有力有效的宣传组织工作,这是中国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最基本的条件。“这个政治上动员军民的问题,实在是太重要了。我们之所以不惜反反复复地说到这一点,实在是没有这一点就没有胜利。”物质条件固然重要,也要重视精神力量的作用,并且应当长期将政治宣传工作看成是战争的生命线。毛泽东用通俗而又明晰的语言阐释马克思主义深刻的哲学道理,从思想上武装起了千千万万人民群众,使得人民群众懂得了在残酷的战争环境下,必须从实际情况出发,实事求是,调查和了解客观存在的条件,又要充分发挥广大指战员和人民群众的自觉能动性,展开与敌人的殊死战斗,才能最终战胜敌人,取得最后胜利。
  二、人民战争思想是《论持久战》的核心思想
  人民战争思想是毛泽东一贯的军事思想,也是《论持久战》的核心思想。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指出:中日战争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进行的一场殊死的战争。总的状态是敌强我弱,中国要取得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必须实行国共合作全民抗战。“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动员了全国的老百姓,就造成了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造成了弥补武器等等缺陷的补救条件,造成了克服一切战争困难的前提。”随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推进,中国的抗日战争将会得到世界反法西斯战争阵营的支持,只要我们坚持抗战,动员人民群众参加战争,就能陷敌于汪洋大海之中,日本这头野牛一旦冲进熊熊燃烧的抗日烈火中,就会被烧死。武器装备是战争胜负的重要因素,但不是决定性因素,战争胜利的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人民群众之中,“兵民是胜利之本”。战争的性质决定人心向背,决定着战争发展的趋势,决定着人民和战争的关系。人民战争思想的坚实政治基础是抗日战争的正义性,人民战争的政治基础与理论基础是相辅相成的。一切进步的正义的战争,都代表着人民的根本利益,必然会得到人民的积极支持,这是中国最终取得这场战争胜利的原因所在。
  “兵民是胜利之本”是《论持久战》的核心观点,强有力的组织动员是人民战争的物质保障。基于兵民是胜利之本的坚定理念,毛泽东坚定认为建立人民军队是人民战争的骨干力量,全心全意为人民的利益而战斗的军队必须坚定地依靠人民群众,武装人民群众。在毛泽东看来,只有动员群众、依靠群众才能进行战争,因此他创立了人民军队与地方武装相结合,主力兵团和游击兵民相结合,武装群众与非武装群众相结合的体制,这是人民战争的体制创新,是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并将其作为战略基地的根本保证。把武装斗争同各条战线各种战争形式的斗争直接和间接地联系起来,让战场活跃起来、流动起来,使敌人在其整个占领地上拖累着。《论持久战》除蕴涵丰富的军事斗争思想外,更体现了人民战争思想的雄才大略和具体的斗争方法和斗争形式,人民群众在《论持久战》的指导下,创造了许多如“地道战”、“地雷战”、“交通破袭战”等抗击日本侵略者的经典战例。可以说,《论持久战》是军事大家的哲学艺术与战争实践的完美诠释。
  毛泽东的人民战争思想是对马列主义军事思想的伟大创新和实践。恩格斯最早把人民群众这一历史唯物主义原理运用于军事哲学,提出“人民战争”科学概念。列宁在总结十月革命胜利经验时强调:“解放战争的全部历史告诉我们,当广大群众参加了这些战争的时候,解放事业就会很快实现。”毛泽东正是继承了恩格斯和列宁关于依靠人民群众的思想,具体联系中国实际,结合中国革命战争的现实规律,在《论持久战》中依据中日两国国情,确立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进行全面抗战的人民战争的伟大创举,极大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人民战争思想。
  三、毛泽东人民战争思想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人民战争思想是毛泽东在中国革命艰苦的战争实践基础上,对马列主义军事思想和古代中国优秀的军事理论继承和发展,是中国共产党人领导革命战争丰富经验的结晶。毛泽东人民战争思想至今仍然给我们以无穷无尽的智慧和力量,是我们保家卫国的思想武装。今天,我们正在进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为实现“两个一百年”伟大目标“中国梦”而努力,不仅需要强劲持速发展的经济建设环境,需要加强民主和法治的政治建设,需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的文化强国建设,还需要一个强大的国防军事建设来保障我们的各项建设,保障人民群众的幸福生活。
  广泛深入地动员和组织人民群众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基石。人民战争思想的伟大在于任何正义的战争,都不是少数统治集团和军事精英的事业,而是广大人民群众自己的伟大事业,即使在以高科技为特征的现代化战争的今天也仍是如此。现代化战争的特点在于速度快和覆盖面广,前后方的界限不再明显清晰,因此,未来战争必须实行全民皆兵,各军兵种的整体配合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全力支持,这需要一个思想高度集中统一而又有权威的领导机构,全面负责整个战争和处理一切战争事务。同时,国防教育也是进行人民战争思想建设不可或缺的工作。经济建设要着眼于全面发展,又要考虑国防建设的需要,不断增强实行人民战争的物质基础,这是现代化条件下为保卫国家安全和适应高科技战争的现实需要。我们要坚持毛泽东人民战争思想的精神实质,深入研究未来战争的特点,吸收一切有益于现代化国防和军队建设的经验,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丰富和发展毛泽东人民战争思想。
 
 (作者单位:贵州大学)

相关附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