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管理入口】丨分享到:

搜索

北京市社科联上海市社科联天津市社科联 丨 黑龙江省社科联 丨 吉林省社科联辽宁省社科联 丨 内蒙古社科联 丨 河北省社科联   更多>>

友情链接:

【市州社科联网站】

【省级学会(协会、研究会)】

版权所有:贵州省社会科学学界联合会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省府路5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西安 黔ICP备05001426号

【各省社科联网站】

>
>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的价值意义

资讯详情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的价值意义

分类:
社科研究
作者:
张荣军
来源:
2014社科专题
2014/10/21 10:25
浏览量
【摘要】:
一、核心价值观建设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古今中外,任何一个成熟的社会都有自己的核心价值观。在中国古代,封建社会的核心价值观对封建统治者维护自身统治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比如,秦国扫六合定天下,一统六国。秦朝不可谓不强大,秦朝的严刑峻法不可谓不严酷,然而,秦二世而亡。除了传统主流观点主张的“秦亡于暴政”外,“焚书坑儒”是其重要原因,它把历代以来的核心价值观一起烧掉了。汉代董仲舒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一、核心价值观建设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古今中外,任何一个成熟的社会都有自己的核心价值观。在中国古代,封建社会的核心价值观对封建统治者维护自身统治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比如,秦国扫六合定天下,一统六国。秦朝不可谓不强大,秦朝的严刑峻法不可谓不严酷,然而,秦二世而亡。除了传统主流观点主张的“秦亡于暴政”外,“焚书坑儒”是其重要原因,它把历代以来的核心价值观一起烧掉了。汉代董仲舒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揭开了封建社会核心价值观建设的序幕。封建社会的核心价值观是建立在农业文明、农民对地主的依附关系上,而儒家的文化学说与封建农业经济的发展相契合,“三纲五常”、“仁义礼智性”等封建社会的核心价值观应运而生。
在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的核心价值观植根在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私有制的现代化社会大生产之上,构建了以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为基础的上层建筑。美国政治学家亨廷顿在论及美国的核心价值观时说: “自由、平等、个人主义、民主宪政下的法治”。1具体到各个资本主义国家,核心价值观的凝括也大都指向了“自由、民主、平等、法治、博爱”等。资本主义的核心价值观较封建社会的“三纲五常”,有了较大的进步,但它毕竟是构建在私有制的基础之上,改善人们生活条件的前提,是以资本家追逐剩余价值的最大化为基础的,所以资本主义的核心价值观与未来共产主义的核心价值观相比还有很大的局限性。
  二、价值、价值观
  从日常生活来看,价值即有用。从经济学角度而言,价值是凝结在商品中无差别的人类劳动。从哲学维度来看,价值是客体满足主体的某种有用性。价值观是指个人(主体)对客体(客观事物,包括人、物、事)及对自己的行为结果的意义、作用、效果和重要性的总体评价。总之,价值涵盖了人与物两个方面,仅有物的有用性,没有主体(人)也形不成价值,所以价值应该是物与人的一种关系。
  正因为价值是人与物之间的一种需求关系,所以一个人的价值观的形成与其需求密切相连。人的需求不同,价值观也就存在差异。就人的需求而言,有物质层面和精神层面,有高、中、低的层次要求,有合理要求与不合理需求的区分。
  首先,在需求合理与否的层面上,关涉的大多是利益问题。在中国,《周易》最早记载了“利”。当然,《周易》中的“利”,既有“吉利”的意思,也有利益的内涵。“(坎下震上)解:利西南。无所往,其来复,吉。有攸关,夙吉”2。意思是说,去西南贸易有实际的利益或好处。我国关于义利之辨的开端始于春秋战国时期。3《左传·襄公二十七年》记载:“弭兵以招诸侯。”弭,即停止的意思。弭兵,即休战的意思。春秋战国时期,诸侯争雄,以晋楚为甚。宋国为使晋楚和解“弭兵”,约会晋楚。而楚暗中裹甲赴会,试图代晋为盟主。伯州犁认为这是“不信”,要求释甲。令尹子木拒之:“晋楚无信久矣,事利而已,苟得志焉,焉用有信?”晋楚之争的实质是利益的争夺,而“信”对他们来说轻如鸿毛。在这里,“利”与“信”已经成为水火不容的两端。也就为后来“信”演化为“义”打下了基础。“凡有血气,皆有争心,故利不可强,思义为愈,义利之本也。”4这是古人对“义利”观的深刻理解。“义利”本身就是矛盾的统一体,见利忘义、损人利己被人所不耻,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能够做到利己不损人应该是底线原则,而大公无私则是共产主义社会的精神境界。
其次,人的需求也是有层次的。马斯洛的需要层次论将人的需求象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分为五种,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生理安全需求属于低层次的,尊重需求是属于中层次的,自我实现的价值信仰属于最高层次的需求。这与中国传统文化中追求的“立德、立功、立言”乃真三不朽有异曲同工之妙。我们也可以说,世界各个民族在追求“真善美”的方式与手段上有差异,但对“真善美”的追求是相通的。
    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提出
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已进行了一个多世纪,而我们的核心价值观是什么?如何解决?怎么解决?成为时代必须面对的重大理论课题和现实问题。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提出的背景是在2002年,时年10月,中央电视台推出“感动中国”年度人物评选,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从人民公仆郑培民、航天英雄杨利伟、独臂英雄丁晓兵、爱心歌手丛飞,到乡邮递员王顺友、好军医华益慰、自立自强的优秀大学生洪战辉、70多年前参加长征的红军群体等,虽然他们的身份不同、经历不同,但他们的故事都震撼人心、感人肺腑。在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一种理想,一种信念,一种精神,一种力量,他们以自己的行动从不同角度诠释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真谛。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首次提出是在2006年10月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其基本内容包括四个方面,即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社会主义荣辱观。
    2011年10月,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把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重要性提到新的高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兴国之魂,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精髓,决定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方向。”
2012年1月,党的十八大报告首次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了明确概括:“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积极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括为24个字,也是目前在深入研究我国历史文化与现实的基础上,提出的相对具有的最大公约数的一种凝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进一步提炼,是核心中的核心、本质中的本质,是对核心价值体系的更高概括与更高抽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渗透并贯穿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方方面面,决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发展方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依归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具体逻辑展开,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存在、形成与发展的前提、依据、基础和载体。
    四、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意义
  第一,就马克思主义发展史来看,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解决了社会主义实践运动领域中上层建筑的一大价值难题。从马克思恩格斯创立马克思主义,发展到列宁主义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阶段,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们,虽然对资本主义的“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的核心价值观进行了批判分析,但对资本主义社会之后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核心价值观却提之甚少、鲜有见到,他们一再强调,不提供解决未来社会的“一劳永逸的现成方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确立与培育,也就弥补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们在此领域的空白,解决了社会主义实践运动中上层建筑领域的一大价值难题。
第二,就社会主义实践运动来看,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解决了近100年来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对抗、并存与发展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缺位的价值难题。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俄国布尔什维克党根据俄国实际,发动十月革命,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二战后,东欧一批社会主义国家纷纷建国,中国、朝鲜、越南、古巴也都建立了社会主义。社会主义从诞生那天起,就是以资本主义“掘墓人”的身份出现的,在与资本主义的国家对抗中首先体现为军事力、经济力的对抗。因此,社会主义国家以经济建设为首要任务也就理所当然。当社会主义国家以硬实力和资本主义对抗的时候,资本主义把消解社会主义的重心放到软实力的建设上,即大力推行核心价值观为主的“和平演变”。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没有明确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上层建筑领域的意识形态斗争埋下了多元的伏笔,从而使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在意识形态领域成为西方资本主义核心价值观围捕的猎物,最终“和平演变”成为现实,也就不足为奇了。
  第三,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直面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们党在意识形态领域内如何面对传统文化、如何面对西方文化的价值难题。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党带领全国人民进行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伟大的社会主义实践探索。一方面,我们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管理创新、生态文明等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另一方面,社会发展过程中出现了许多新的问题,如何求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最大公约数,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得到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的人接受,已经成为摆在党和人民的一个迫在眉睫价值难题。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基础性作用,市场经济取代计划经济,市场经济中要求等价交换的原则,投射到政治领域就要求“自由、平等、民主”。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自由、平等、民主”与以私有制为基础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自由、民主、平等”有着本质的区别,但从整个人类社会的文明发展史来看,不管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层面的核心价值观,都应该有一个人类文明的公约数,如何把这个公约数提取出来,应该是我们在上层建筑领域的当务之急,我们不能把人类社会共有的文明成果拱手让给资本主义,从而使社会主义在面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时陷于被动。市场经济条件下追逐合理的利益诉求,反映到价值层面就走向了多元,而如何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主导、统领、整合各种不同的认识、统一思想、达成共识也就成为当务之急。同时,社会变革的复杂性、急剧性、多样性,也决定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复杂性、急剧性、多样性。这也就决定了核心价值观的提出、确立与培育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它必然需要在社会的前行中不断得以完善和发展。


(作者单位:贵州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备注:
  1.(美)塞缪尔·亨廷顿:失衡的承诺[M].周端,译.北京: 东方出版社,2005.
  2.李镜池:周易通义[M].中华书局,1981.
  3.张传开:中国哲学范畴发展史·人道篇[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5.
  4.《左传·昭公十年》.

相关附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